餐饮美食
日月神剑第二部:父亲失踪母亲贩毒被抓 民警帮男
“让他去流浪。”她含含混混吐出这几个字。 他自己走到楼下,跑到车门边,使劲拉车门。汽车要开了,姜豪站在车外跟他说再见,他突然号啕大哭起来,死活不想走,刘一手鼻正膜。

  “让他去流浪。”她含含混混吐出这几个字。

  他自己走到楼下,跑到车门边,使劲拉车门。汽车要开了,姜豪站在车外跟他说再见,他突然号啕大哭起来,死活不想走,刘一手鼻正膜。姜豪把他抱出来,他一下破涕而笑。他俩相处不到12小时,但已依依不舍。

  孩子1岁零10个月大。他妈妈跟他分别时,没有告诉民警找谁抚养他。

  派出所里不能一直养着一个不到2岁的孩子,必须给小恺文找一个家。按相关规定,无论是送儿童福利院还是其他人收养,都需要相关部门的证明以及监护人同意放弃监护抚养。看来,有必要到涪陵区找当地相关部门以及小恺文的外公。

  该给小恺文说再见了。王平牵着他的手,出来送送大家。小恺文突然哭起来,不知是伤心还是其他什么。刚走出门,他一下转过身,抱住王平。“好,乖,我们回家。”王平轻声说。

  换上干净尿不湿,终于舒服了,小恺文又开始蹦蹦跳跳,欢笑不已。

  慢新闻-重庆晚报记者 刘涛/文 杨帆/图

  当天下午,派出所副所长熊杨求助街道民政部门和妇联。“两个部门都表示,小恺文不符合送福利院和孤儿院的条件。”熊杨无奈地说。

  小恺文在床上一动不动。彭真换下尿不湿,姜豪用一团湿纸巾慢慢擦洗他的屁股。

  万鸿翔代表渝碚路派出所捐出500元,并表示“渝碚路派出所将一直关心小恺文”。王平让小恺文把钱拿着。罗仕勇把刚才买的食品交给王平,要了她的电话号码,他告诉王平:“你放心,村里会给你一定补贴,镇上也会积极解决,尽快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。不会麻烦你太久。”

  怎能让孩子流浪社会?渝碚路派出所安排民警姜豪、史永文照料他,刑侦组长万鸿翔负责联系孩子的亲人,联系相关部门,“无论如何,要给他一个温暖的家。”

  这个时候,孩子正在沙坪坝区渝碚路派出所另一个房间里,由几位年轻民警照看着。他不知道妈妈必须离他而去,更不知道离开时间可能长达15年。他的爸爸据说早已死了。

  史永文抱着他。他一直舒服地睡到涪陵蔺市镇。

临走前,小恺文与民警姜豪握手告别。

  山路弯弯曲曲,小恺文好奇地盯着黑黢黢的窗外。

  派出所值班室外一个小坝子,中间一张乒乓球桌,侧边椅子上拴着的哈士奇正趴在地上打盹。孩子跟着民警彭真绕球桌跑来跑去。他边跑边兴奋地叫喊。哈士奇被惊得一阵狂吠,要拼命扑击而来的样子。他毫不惧怕,反倒笑得更开心了。

  “您在哪里嘛?我们来找您。”

  她的胆子越来越大,居然跑去贩毒。今年五四青年节前一天,她在贩毒中被联芳派出所抓获。

  最可怕的事来了。2009年3月27日下午,冉春杀死丈夫田某。在沙坪坝区绿色艺术广场,两人先是吵,接着打起来。有人事后说,她当时毒瘾犯了,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折叠刀。 丈夫死了,她撒腿跑了。

  按规定,她得移交上网追逃单位渝碚路派出所。当天,冉春和儿子被一并送了过来,派出所民警依法将其收监。但问题来了,谁来监管抚养小恺文?他已在联芳派出所值班室待了一夜,难道一直住在派出所?渝碚路派出所高度重视,大家认为,让孩子健康成长非常重要。

  接着一曲《小兔子乖乖》。他从彭真手中拿过手机,盯着屏幕,陶醉其中。

  碎石子铺就的坝子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,一楼一底的两排房子呈T字形排列,在车灯照射下,显得苍白、神秘。冉治兴住在靠边的一排,四间房,楼上一间的门还开着。另一排长些,八间房,两家人。村干部冉茂明说:“他们都打工去了,无一人在家。”

  对方把电话挂了。

 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她染上了毒品。莲二村村支书冉茂明说,有一年,他看见冉春在家突然瘾发了,拼命用头撞窗子,“样子很可怕。”

  罗仕勇随即叫了一辆车,带民警去莲二村。镇上一家小超市还在营业,他又赶忙去买了一大包吃的。

  吃完饭,他老老实实坐在姜豪身边,懂事得让人心痛。准备回值班室,“爽歪歪”和面包还在桌上,他指了指,不清不楚地说“我的,我要”。

  下午3点过,他醒了,不一会儿就闹着要到楼下去,好像要找什么。

  “无论如何,要给他一个温暖的家”

  不一会儿,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,此时是上午10点。她被带往看守所,那笔债――15年的刑罚正等着她,等了快3年。

  在被送上车前往看守所前,他妈妈突然失去心智,身体摇晃颤抖,头发蓬乱,哀求民警给她点“那个东西”。

  只有尽快办好各种手续,才能安顿好小恺文。万鸿翔和史永文都相信,冉治兴会明白这一点。

  此时,整个山村一片静寂,它终于可以安心熟睡了。

  回到休息室,彭真掏出手机,放起音乐《两只老虎》,他坐床上,随音乐节奏摇头晃脑,跟着哼唱“两只老虎,两只老虎……”。

  “我们不是要把娃娃给您,我们只是要您签个字,顺便让您看看娃娃,您放心……”

  大约晚上7点15分,民警决定带小恺文回一趟涪陵。

  晚饭番茄肉丸汤。他自己晃晃悠悠推一把椅子到姜豪跟前,自己再爬上去,规规矩距坐着,等姜豪一勺一勺喂。

  姜豪抱他到街上买了衣服、尿不湿和零食。拿着一瓶“爽歪歪”,他高兴得一路跑。喝完一瓶后,把瓶子放在地上,用脚使劲踩扁,再把瓶子放进垃圾桶里。

耐心哄着哭闹小恺文。

  刚出城,史永文给冉治兴打电话。得知民警要来,冉治兴连忙说:“我不在家。”

  罗仕勇决定,冉治兴既然有困难,就找其他人帮忙暂时照料一下孩子,“星期一一上班,我就去民政部门,大家一起想办法,一定要让孩子过得好。”

  (文中冉恺文、冉春和冉治兴为化名)

  小恺文还没上户口,冉春的户口在涪陵老家蔺市镇。万鸿翔联系上他的外公――住在涪陵老家的冉治兴。冉治兴已近70岁,他在电话中说,过去给冉春带大了两个儿子,如今老伴去世,自己也老了,无力抚养第三个外孙。

  王平善良、心细,一见小恺文,就把他拉到自己跟前,搂在怀里。她说,去年一棵树压伤了她的腰,现在体内还有一块钢板,否则早打工去了。

  她要的是毒品。

  屋里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在蔺市镇政府,当晚值班的副镇长罗仕勇非常热情,了解情况后,他当即与莲二村村委会联系,希望大家一起来解决这个事情。他说:“小恺文是我们蔺市人的外孙,我们一定要照顾好。”

给小恺文换尿不湿。

  一位村干部说,家里只剩自己一个大男人,实在带不好娃儿。另一位村干部情况类似。冉茂明建议,最好找一家有小孩的,孩子们在一起要好些。

  “反正我不在家。”

  1

  彭真把袋子给他。他从里面抽出一张,打开,再递给彭真。

  城市绚烂的灯光似乎带着声音,“哗哗”地往车身后退,小恺文眼睛直愣愣看着前方,沉默无语,一会儿,便歪头睡着了。

  姜豪原计划当晚不回家,住办公室陪小恺文。他和史永文甚至商量,周末两天轮流陪他。但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这事发生在5月4日上午,青年节那天。

  姜豪刚有孩子,特别适合这份新差事。中午,姜豪喂他饭,他吃得很舒服。等姜豪洗碗回来,他已在床上睡着了。

  没有爸爸的孩子,情况往往有点复杂。冉春曾告诉民警,孩子爸早死了。

  4

  3

  一小碗不够,他拍拍手,还要。姜豪说,这孩子吃得。

  他特别喜欢模仿别人说话,这也许是他和陌生人交流的方式。你要是轻捏他的脸蛋,喊一声“儿子”,他也会捏一下自己的脸,跟着叫“儿子”;问他“好不好玩”?他就说“好玩,好不好玩”。叫他摸脚,他就摸脚;喊他不挖鼻孔,他便不挖。接着,他笑了。他笑,大家跟着笑,他的笑声更大。

  “他肯定拉屎了。”不知谁这么说。

  2

  孩子跟妈姓,叫冉恺文。看来他妈妈希望他长大了快乐,有文化。警方说,小恺文的妈妈冉春,40岁,小学文化,涪陵区蔺市镇莲二村人,年轻时被拐骗至山西,从此痛苦生活。

  姜豪和史永文说,这么乖的孩子,要的人多得很,关键是他目前还有监护人,按相关规定,其他人无权收养,送儿童福利院也需要相关手续。

  “他应该在家呀,今天他还和我一起干活。”有村干部说。

  找了几家人,最后,50岁的村民王平同意了。她家离那个坝子不到300米。王平不但老公和儿媳妇都在家,还有一个和小恺文一样大的孩子。

  乌黑的夜空下,蛙鸣夹杂各种虫子的叫声,整个山村渐渐入睡。村干部在冉治兴屋前不断喊“冉叔、冉叔”,小恺文在一旁跟着喊“冉叔、冉叔”。他又在模仿别人说话了。

  于是村干部分头去找村民。这时,蔺市镇政府的司机和小恺文正玩得亲热,一会儿把他高高举起,一会儿放在肩上。小恺文快乐极了,“咯咯咯”的笑声清脆悦耳,给夜晚增添了一种新的音色。“干脆给我。”他挺喜欢小恺文的。

  我们后来在莲二村了解到,冉春小时候乖巧伶俐,不幸被拐骗后,人生之路偏离正常轨道。她在山西生了一个儿子――恺文的大哥,如今在读大学。之后,她回重庆开始新生活,有了第二个丈夫田某和新的儿子――恺文的二哥。

  小恺文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,还有个小姨和外公。这是他目前所有的亲人。

  她在6年多后落网,法院判有期徒刑15年。但此时,小恺文已在她肚子里。法院只能暂缓收监,等她生下孩子,再哺乳一年。2017年,暂缓期结束,她又跑了。当年8月16日,渝碚路派出所网上发布追逃令。

  彭真帮忙收拾东西。衣服装好了,面包和水也装好了。小恺文不愿离开,他走到值班室的一个柜子前,准备踮起脚拿上面一个袋子。这是姜豪他们给他买的尿不湿。

  大家都感激王平。她承诺,力所能及照料好小恺文,好歹和冉春也是一个村组的人。

在回涪陵的路上,小恺文睡在民警怀里。

  孩子胖嘟嘟的,右手戴着一个银镯子,估计是妈妈留给他的唯一财物。他穿一双凉鞋,白色长袖T恤,深蓝色裤子,一身干净。

  当天上午,万鸿翔联系上冉春在重庆的妹妹,她和丈夫一起来了。看到侄儿,她泪流满面。但她表示,自己已有两个孩子,无力再养一个。小恺文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姨泪眼婆娑地离去。

  在车上,母爱从毒瘾的罅隙中冒出来,她念起还留在派出所的儿子。前一天,她还抱着他去贩毒。现在,一切都变了。她好歹对儿子得有个交代。

  一群热心民警给他喂饭、换尿不湿,逗他叫“儿子”,还连夜开车去了他的老家。

  彭真把他抱上床,果然拉了。

  他1岁零10个月,父亲据说不在了,妈妈贩毒被抓,送看守所前说“让他去流浪”。

  “我还从来没遇到过娃儿没人要的。”从警多年的万鸿翔说。

  罗仕勇一边敲门一边喊。冉治兴就是不出声,也不出来。

  差不多半小时后,车停在冉治兴屋前的坝子上。莲二村村委会几位负责人陆陆续续赶来。

  “你想得出来!派出所有那个东西,还是派出所吗?!”民警大声斥责。

  嘴角一颗饭粒,他一下舔进嘴里;裤子上又掉了一粒,他捡起,吃了。

给小恺文听儿歌。
Time:2018-05-09 17:15:15  编辑:admin
RETURN